【特别策划】“酒缸窝”系列故事之四:土法烤酒依然飘香

2017-12-07
2049

我培训一个月回来,队长说:“就是等你回来,今天晚上出酒。”我也有种莫名的兴奋,这里和我有紧密的关系。

等到夜深人静,队长把我们带到烤酒房,简直是今非昔比,队长早就准备就三个大坛子,在大籈笼底部,安了一个水龙头,他关好门,用土巴碗接着,小心的拧开龙头,一股清亮的水哗哗地流出来,马上我们就闻到酒的香味,队长把碗递给我,因为着急,我也不推辞,赶紧对着碗吸了一口,酒!绝对的是酒,我的心也落地了。

微信图片_20171207090337

队长喝了一口,递给他儿子,我们三人都公认,烤酒成功。今晚我们庆贺一下,队长已经接满一坛,他把冲崇庆县带回来的崇阳大曲从极其宝贵的皮箱掏出来,按李师傅的吩咐,倒有小酒盖倒入坛中,马上密封起来。

他说:“李师傅说的,一个月以后可以起封,当然,时间越长酒到味道会更醇。”

一个月以后,公社正式启动包产到户。大家夸赞队长有先见之明,漆树弯的工作就简单了,因为只有田没分,而田又很少,队长心中有数,哪家有牛、哪家门口有几根什么树、他一公布,全体通过,这就是精明强干的意思,复杂的包产到户很顺利的完成了。

队长把生产队库房的二十斤黄豆安排到几户人家推成豆腐、把集体喂的一头猪杀了,通知全生产队的人到仓房会餐。这是生产队的盛大节日,全体老幼二百多人集中在一起,那气氛比过年浓烈。

社员们分到田地、牛、树林、农具心情十分舒畅。队长给大家一样的脸上挂着笑容,但内心却是五味杂陈、有种莫名的失落感。待二十多桌人坐好,他站起来给大家深深的鞠了一给躬:老少爷们,今天是吃散伙饭,因为以队为核算单位的集体经济已不存在,我跟大家大家干了几十年的生产队长,干累了,也该休息了,我明天就到公社辞职。



大家一下起哄:“队长,一个队必须有个举杆杆的人,你不干我们就没了主心骨。”

这时候,公社党委书陈云富记突然出现在队长身边,队长说:“老表,你咋来了?”

陈书记说:“这么闹热的地方我咋不来。”然后他声音洪亮的说:“我代表公社党委给大家宣布:经公社党委研究,任命姜得福同志为漆树弯大队党支部书记。”群众热烈鼓掌。

队长虽然有些高兴,但他仍然说:“我干不动了,满60岁的人了。我再宣布一件事,保证你不推辞。”陈书记从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,对大家说:“这是国营长征制药厂发来的公函,姜兴华被录取为该厂工人。”社员听后齐声欢呼。

有人高喊:“队长,你双喜临门,无酒不成席!”

队长的性格是那种刚毅坚强的人,这突然从天而降的喜讯让他热泪盈眶,按他的话说:“几十年没掉过泪。他的全部的心病就是儿子的前途问题,他最害怕人家说他干了几十年的队长,连自己的孩子都没解决。现在圆满的了,共产党没有忘记我,我们全家一定要有感恩思想。”



他象变戏法一样,从桌子下面抱出两坛子酒:陈书记,王书记(我还不是书记,但社员都这样叫)请你们二人开坛。盖一打开,酒香弥漫了整个院坝。队长激情地说:“这酒是崇庆县生产崇阳大曲的县酒厂师傅教我烤的,今天是重阳节,我们这个酒取名重阳小曲。我代表全家招待你们,今天大家喝过够!请陈书记祝酒。”陈书记高兴的说:“大家今天大碗喝酒、大块捻肉!”

从未有过的热闹弥漫在瓦窑崗、漆树弯。

我也接到组织部的任命通知,到一个乡当党委书记。

几十年过去了,那队长土法烤的酒仍然飘香在我的脑海。

那些贫困但仍然诙谐、幽默的农民仍然活跃在我的脑海。(全文连载完毕)